一个没有感情的企鹅
希望可以有同好扩列
以上

不带微草玩

众所周知,张佳乐是霸图队内最能作的一位。

为什么?就因为他敢把自己的收件人名称改成“韩文清小娇妻”还面不改色的让快递小哥把送货上门。

咚咚“韩文清小娇妻在吗?你的快递。”小哥活泼的话语隔着一道厚厚的门,传进训练室所有人的耳朵里,包括韩文清和小娇妻本人。

“叫我?”大奶副队镜片中闪烁神异的光。

“张佳乐,加训一小时。”霸总清清如是说道。


蓝雨最能作由社会主义剑圣蝉联多个赛季,获此殊荣,当之无愧。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每夜缠着兴欣的叶修缠(打)缠(j)绵(j)绵(c)到天涯,多么不顾世俗,跨越战队的爱情。只可惜麻瓜喻文州从中作梗,硬用一次响亮的舌头甩嘴唇熄灭了黄少天叶修爱情的火,致使黄少天生起一堆名为喻文...

真基尔冷

跟基尔没半毛钱关系。

“冬季到来雪茫茫,寒衣做好送情郎。”

铺天盖地的雪一夜之间将老北京装点得极有韵味,大红灯笼高高挂,如同这灿白宣纸上倨傲的一点梅。

早晨八点,王耀吸溜着鼻涕提着赶早从铺子里新煎的药伸手推开窄窄的铁门,他近来身体不太好。

这会儿正值春节,小贩闭门户回去置办年货,预备着辞旧迎新。

天寒地冻,房檐上结起一个个硬邦邦的冰棱子。太阳好似被窗户纸糊了一层,黏黏地溶化在空气里,起不到一点发光发热的作用。王耀拎起刚烧开嘎吱作响的开水壶放在脚边,在沙发上坐定,又在大腿上堆了一层毛毯子,才真正感觉到一点温暖。

他忘了在年前买新衣,现在只能一针一线自己缝一件。

王耀自己那件早做好了...

神奇心脏在哪里

不是很甜,超级烂尾
ooc,有私设
哭了,写得好烂

安德瓦是大陆上最有名的工匠,他的得意之作是个精巧的木偶小男孩。
小男孩的面庞由安德瓦一刀一刀雕刻打磨。眼窝里安上两颗颜色不同但十分珍贵的宝石,一颗明亮碧蓝像是澄澈的天空,一颗毫无生气如四周飘扬的尘土。男孩的发色也并不是同一种材质颜色,红色的那一部分摸起来像是柔滑的丝绸,白色部分则是根根染了色的银线。
不仅外表,连内里的各个器官都做得十分精致,一颗螺丝将心脏钉在左胸口,齿轮带着这檀木做的心脏一刻不停地传动,血管中装着供他活动的蓝血,他们日夜流动从手腕皮肤下流过从不偷懒。
他会动,会生长,会思考,会和流浪诗人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偶尔还会趴在窗口发呆,...

犬蛇

我流信邦信

OOC有

生物学得不太好,就酱

少年将军扛着长枪班师回朝,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刺眼的阳光照得他一头红发越发张扬,他大摇大摆走过沙场,走过市井,走上朝堂,随手将长枪交给跟从的侍卫,撩起前袍重重跪拜,他虽自负,却是忠诚中的忠诚,他是韩信,不二臣。

殿上的人如若无骨半枕在华丽的龙椅上,透过眸子用藏在心中的毒蛇细细端详他,以至恶至邪的眼光揣测他,君主的眉宇拢起不过一秒,舒展开只用一瞬间,这条有名的毒蛇刘邦擅长用最和善的皮来伪装自己以面对强者,而当你被骗得颓废堕落,他就撕破那层皮,吐露他的杏子与尖牙,以最迅猛的姿态将你吞吃。

殿下的人与殿上的人对峙着,各有各的心思。

王杰希酒后记录

肥肠ooc

cp:方王方

王杰希仍然后悔自己在蓝雨来访那天醉酒。

他直挺挺倒在餐桌上,众人一惊,三秒后,凭着极高的身体反应能力以及蓝雨抗体,他笔直地坐起来,脸上既没有一抹绯红也没有因为燥热乱扒谁的衣服,看起来一切都很正常。同人文都是骗人的,方士谦这么想。

黄少天兴致勃勃掏出手机准备录下精彩一刻,在得到自家队长微笑默许后更加猖狂,他本着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向王杰希挥手:“王大眼看镜头,这里!”

可王杰希的注意力没能被吸引过去,他明面上波澜不惊,只是神色和往常不同,有些“一如既往”,就是那种走夜路时看见忍不住交钱包的一如既往。

突然,王杰希抄起一把距离最近的印着hello kitty图像...

显卡组在线激情修水管(下)

不是很激情

烦花友情向

疯狂ooc

沉默寡言黄少天


两人安静如鸡,齐刷刷地蹲在那条大概身负重伤的水管前。

“?”张佳乐转头看向黄少天,他的黑人问号脸已代替所有疑惑。

水正细细从裂开的一道小缝里流出来。

这和张佳乐所想象的不太一样,如果非要打个比方,那就是在百度百科诊断出绝症后你下定决心与癌症抗争到底,而诊所的医生不紧不慢喝了口茶悠悠地告诉你只是感冒。

真叫人头大。

黄少天百思不得其解,五分钟前的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认为一道小缝能把房子淹了,他拨了拨那道裂口,难得沉默了。

“我觉得还有救。”张佳乐递给黄少一卷胶带,不知道哪来的自信让他认为这能绷住裂口。

“好了乐乐,记住这历...

显卡组在线激情修水管(上)

有没有下就不知道了

苏黎世期间

ooc有,烦花友情向

深夜,张佳乐在历经熟睡黄少天无意识地上下钩拳白鹤亮翅大腿重击以及滔滔不绝浩如烟海的垃圾话后,深刻意识到,烦人的不仅仅是白天叽哩呱啦意识清晰的黄少天,晚上熟睡如死猪的他,同样烦人。

张佳乐侧身看了看大张着嘴流着哈喇子的黄少突然瘪起嘴吧唧吧唧不知道在嘟囔什么,凑近一听,哦,“队长我不吃不吃不吃秋葵”看来剑圣大大并没能做到一个好梦,愿天堂没有喻文州。不过张佳乐并不打算这么为黄少天祈福,因为他自己正为没法进入梦乡而自怜自哀,导致张佳乐这般狼狈的罪魁祸首,正是一旁苦苦挣扎于秋葵的黄少天。他开始后悔收留无家可归的少年黄少天,虽然这个无家可归,也...

© 脚脚 | Powered by LOFTER